“女版巴菲特”周二逆市狂买特斯拉 推动股价反弹

外卖省钱大联盟

2月24日下午消息,据报道,有“女版巴菲特”之称的Ark Investment首席执行官凯西·伍德(Cathie Wood)在周二的美国股市暴跌中买入了价值超过1.2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这可能推动了特斯拉随后的股价反弹。

访问:

阿里云“温暖上云”主题活动 – 3000万补贴助力中小企业寒冬突围

特斯拉是伍德管理的旗舰基金Ark Innovation ETF持有最多的股票,截至周一收盘占基金总资产的9.1%。该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为266亿美元,本周二下跌3.3%,2021年到目前为止的涨幅缩小至11.7%。

Ark的网站显示,伍德的旗舰基金周二新买入177,214股特斯拉股份,以周二收盘价计算价值约为1.238亿美元。伍德旗下其他基金也增持了特斯拉股份。

在周二的美股震荡中,特斯拉股价一度暴跌13%,但收盘仅下跌2.2%。周二早些时候,投资者因为担心利率上调而抛售高增长的科技股,伍德的基金也受到较大的影响。

伍德的大举买入可能是导致周二特斯拉股价反转的原因之一。CNBC电视台知名主播吉姆·克莱默(Jim Cramer)在Twitter上写道:“伍德在为特斯拉托底!”

伍德的旗舰基金2020年的涨幅接近150%。她也是华尔街最看好特斯拉的基金经理之一,给出的预测是到2024年股价达到7000美元。根据FactSet的数据,在大举投资之后,Ark Invest已经是特斯拉的第15大股东。

Ark每天都会披露持仓情况,包括ETF基金具体的买入卖出操作。最新的持仓数据显示,尽管Ark增持了特斯拉,但也小幅减持了其他重仓股,包括Roku、Square、Teladoc和百度。其他值得注意的持股变化包括增持了Spotify和Unity Software,此外对Twitter的持股也增加了近一倍。

以下是Ark周二买入的一些情况:

– 增持Spotify 123,311股。

– 增持Unity Software 346,800股。

– 增持Twitter 911,113股。

– 增持BEAM Therapeutics股份279,494股。

– 增持Fate Therapeutics股份154,781股。

– 增持10X Genomics股份66,786股。

伍德在周二美国股市收盘后向彭博电台解释了她大举买入特斯拉的原因。她说:“采用各种策略,我们今天大量买入特斯拉。”她特别看好特斯拉的网约车服务,认为这是特斯拉通向自动驾驶技术的桥梁。

“现在Waymo已经可以在道路上自动行驶。我们知道,这是可以做到的。特斯拉拥有的数据比谷歌、其他任何人,以及它们加起来都要更多。”她说,“我们不认为,很多分析师看好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业务。但如果他们确实能做好自动驾驶,那么股价应该还会高很多。”

伍德指出,自动驾驶市场能带来7万亿美元的营收机会。

2020年,特斯拉股价大幅上涨743%,成为新冠病毒疫情中最大的赢家之一。该公司的利润增长表现强劲,同时也历史性地被纳入至标准普尔500指数,而投资者也在大举买入特斯拉。

伍德说:“我们确实认为,他们已逐步看到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表现,以及在电池技术和人工智能等领域的竞争优势。”

然而也有很多人认为,特斯拉的快速反弹已将其估值推高至不可持续的水平,而投资者开始押注于经济复苏,逐步关注到此前受重创的价值型和周期性股票。

上月,Ark Investment的实力超过了老牌华尔街巨头贝莱德(BlackRock)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根据投资研究和基金评级权威机构晨星(Morningstar)的数据,Ark旗下的资产在1月份达到467亿美元。去年,这一数字从34亿美元飙升至300亿美元以上。其积极管理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今年吸引了82亿美元的投资,超过了贝莱德的iShares和道富银行的ETF业务。只有领航投资(也称先锋集团,Vanguard)比Ark做得更好。

晨星全球ETF和被动策略研究主管本•约翰逊(Ben Johnson)表示:“近几个月Ark系列的ETF带来了令人难以捉摸的回报,也从投资者那里获得了令人难以捉摸的资金流。”

与ETF领域的许多公司不同,Ark积极管理其持有的股票,将投资组合倾向于它认为能够跑赢市场的公司。Ark不是被动地跟踪一个指数,它的运作方式更像一个老式的共同基金管理公司。它的费用比率为0.75%。分析师表示,伍德定期发布的讨论市场和经济趋势的视频,以及组织的网络研讨会,有助于这家投资公司把握市场的时代精神。

“我们仍然像一个初创公司,我们仍然有那种感觉,我永远不想失去它,” 凯西·伍德日前对媒体说。

伍德认为,方舟管理下的资产不断飙升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动力或方舟的文化。但新冠肺炎大流行疫情的确改变了她的日常生活,也改变了她公司的经营方式。“当新冠病毒开始时,”她回忆说,“每天一开始,我就把团队里的每个人都召集到一起。我们现在还在这么做。”

她带领的公司有召开晨会的惯例。

伍德说,新冠之后她的睡眠时间长了一些,因为她上下班的路程只有“几英尺”。她早上7点左右起床,然后开始阅读研究报告。

“8点45分,我们把整个公司召集在一起开会,我认为这有助于公司的凝聚力。之前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认为我们以前真的很亲密。”她说。“我们有一个开放的办公室。每个人都能听到发生的一切。但我认为,公司中那些没有参与投资过程的部门被我们的讨论所吸引。所以整个公司已经联合起来了。”

最终,团队中的一些人转去做其他任务。

“大多数没有参与研究的人会在上午9点15分左右离开会议。” 伍德说。“我们将继续开会到上午十点半左右。然后每天在股票会议期间,我们会深入研究我们的投资组合跟踪系统,这里有我们的评分系统。”

《ETF趋势》(ETF Trends)首席投资官戴维•纳迪格(David Nadig)表示,与其他积极管理的ETF相比,“Ark发生了一些有趣而不同的事情”。他补充称,除了进行“高度集中的押注”外,该公司“非常擅长讲述有关公司的复杂故事,并向投资者解释这些故事”。

然而,Ark的惊人业绩让人不安地将其与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繁荣达到顶峰时流行的一组主题基金进行比较。这也为该公司未来的表现设定了一个很高的标杆。

晨星的约翰逊表示,过去5年,按年度计算,方舟投资的Innovation ETF回报率平均为45.47%。1995年至1999年间,只有4家基金的回报率高于方舟投资。在2000年至2003年期间,这些基金大幅下跌,最终倒闭。

“历史表明,(过去5年的)成功在未来5年被复制的几率是无穷小的,” 约翰逊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网络信息台 » “女版巴菲特”周二逆市狂买特斯拉 推动股价反弹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