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等三大社交媒体接连封杀 特朗普丢失舆论平台

1月8日上午消息,据报道,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四表示,Facebook将无限期封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帐号。这表明,特朗普在以社交网络为武器,煽动美国国会大厦骚乱之后,硅谷和特朗普之间的冲突正在大幅升级。

访问:

京东PLUS会员元旦大促:视频双会员148元 送30元无门槛红包

阿里云“爆款特惠”主题活动- 云服务器低至0.55折 96元/年

扎克伯格写道:“我们认为,允许总统在此期间继续使用我们的服务,风险确实很大。因此,我们将无限期延长对特朗普Facebook和Instagram帐号的封禁,至少在接下来两周时间内,直到权力的和平交接完成。”

这是特朗普过去4年美国总统任期里,社交媒体平台对他个人账号施加的最严厉处罚。

美国媒体报道称,在担任美国总统期间,特朗普多次兜售谎言,攻击批评者,散布分裂言论。但过去4年,美国社交媒体公司对待特朗普非常谨慎。尽管特朗普一再违反社交媒体平台的内容规定,但这些公司仍然给出理由,解释为什么特朗普应该被允许在平台上发声。由于担心激起特朗普及其盟友的强烈反对,社交媒体平台往往以言论自由为由制定特殊的政策,最多只是在特朗普发表的内容上贴上警示标签。

然而,在本周三国会大厦发生骚乱,以及早些时候的选举结果表明民主党很快将控制美国国会两院之后,社交媒体平台似乎开始变得强硬。

除Facebook之外,美国当地时间周三晚间,Twitter也首次将特朗普的帐号封禁12小时,但周四上午解除了封禁。直到周四下午,特朗普尚未发布新的Twitter消息。此前,Twitter和YouTube撤下了一段视频,在视频中特朗普称赞暴徒,并声称大选受到操纵。YouTube周四还表示,将对发表虚假说辞视频的频道进行打击。

这些措施可能只是开始。本周三,多名Twitter和Facebook员工表示,预计公司将会永久封禁特朗普的帐号。他们认为,特朗普发表的内容很可能引发持续的暴力活动。

作为在科技行业高管中影响力很大的两名科技记者,凯西·牛顿(Casey Newton)和本·汤普森(Ben Thompson)都呼吁封禁特朗普的帐号。Facebook前信息安全负责人埃里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说,尽管他曾经认为应该坚持言论自由,不封禁特朗普的帐号,但在周三的暴力活动发生之后,他的观点发生改变,因为特朗普发表的内容是对民主本身的攻击。

斯塔莫斯说:“在民主体制中,你不会希望存在强大的信息中介来决定谁发表的言论是合法的。但前提是,发表的言论是在民主进程的框架中。”

不管特朗普是否能拿回自己的帐号,很明显他最有价值的资产正处于危险中:他无法再继续逼迫这些公司给予他宽泛的权力。

多年来,能利用Facebook和Twitter作为他发起个人攻击的工具,一直是特朗普最大的政治资产之一。他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大量内容,挑起争斗,进行清算,宣传阴谋论,散布错误信息,并且这些行为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后果。特朗普在这两个平台上总共有超过1亿粉丝,他发表的内容通常比其他公众人物能吸引更多的用户关注。

毫无疑问,在没有Facebook和Twitter的情况下,特朗普仍会想方设法触达自己的追随者。仍然会有福克斯新闻、Newsmax、OANN和大批支持特朗普的党派人士愿意转发他的内容。长期以来,报纸和电视台一直认为,总统说的任何话都有新闻价值。而即使特朗普只是普通公民,媒体可能也会给予他大量的关注。此外,特朗普还表示有兴趣建立自己的数字传媒帝国,制定自己的游戏规则。

对特朗普来说,在Twitter和Facebook帐号被封禁之后,最简单的短期举措是转向Parler和Gab等“替代平台”。这些平台上聚集了许多最热心的特朗普追随者,他们在被主流平台踢出之后也来到了这些新平台。周三晚间,Gab CEO安德鲁·托尔巴(Andrew Torba)表示,正在与特朗普团队联络,为特朗普开设帐号。

然而,这些平台的规模很小,并且没有融入主流文化,因此特朗普无法通过这些平台去触达大众。即使特朗普建立自己的社交网络,也无法取代Twitter和Facebook,吸引来自不同政治派别的数千万人的眼球,以及直接接触全球各大新闻机构的内容分发中心。

法学教授、联合国前特别报告员大卫·卡耶(David Kaye)周四表示,Facebook在美国新总统就职日之前封禁特朗普帐号的做法是正确的。而即使特朗普出现在另一个平台上,他的声量也将被削弱。“如果特朗普去了Parler,谁会关心?主流平台已经证明了它们网络的价值,并突破了小众群体的局限。”

卡耶指出,其他媒体人物,例如“信息战争”阴谋论者埃里克斯·琼斯(Alex Jones)和极右翼煽动者米罗·杨诺普洛斯(Milo Yannopoulos)在失去主流平台的帐户之后,一直难以继续大量发声。如果失去了总统权力的支撑,特朗普可能会发现,自己只是在右翼媒体生态中争夺注意力的评论员之一。

如果Twitter和Facebook被永久封禁,特朗普2024年再次竞选美国总统的可能性也将大幅降低。有消息称,他曾在私下里表达过这样的意愿。相比之下,共和党的其他候选人仍然有在社交媒体上发言的权力,从而可以更好地将自己的主张传达给主流受众。

换句话说,被Twitter和Facebook封禁可能会导致特朗普在卸任美国总统之后变得无关紧要,并对他的政治前途造成实质性的损害。

但也不难想象,如果特朗普的目标仅仅是在下台时把一切都毁掉,那么他可能也不需要Facebook和Twitter。Facebook前高管斯塔莫斯说:“特朗普将失去影响整体对话的能力。但如果讨论的只是发动叛乱,你所需的只是与自己的基地通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网络信息台 » Facebook等三大社交媒体接连封杀 特朗普丢失舆论平台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