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票代理业现金流压力骤增 行业呼吁减负“撑一把”

而中国民用航空局(下称“民航局”)自1月23日开始先后出台四次机票退改的特殊政策,也使得航空公司、在线旅游服务平台以及票务代理等诸多公司和机构短时间内处理了海量的机票退改订单,根据官方发布的数据,目前国内外航司共办理免费退票超2000万张,涉及票面总金额逾200亿元。

“比以往大10倍的现金压力”

旅客减少承担无法出行损失的背后,则是平台和机票代理商巨大的现金流压力。一家机票代理行业第三方担保公司人士介绍,“当下代理商普遍面对的是比以往大10倍,甚至更多的现金压力,他们都在想如何撑过这个‘冬天’”。

没有现金流,企业无法继续进行采购、生产,一切经营都会陷入停滞。“旅客要退票,航司回款没那么快,只能我们垫付。但这个量太大,公司吃不消了。”在一名机票代理商看来,和其他很多行业都能在这场危机中寻找到一些止损方式相比,机票代理行业在这一个月围绕着退票、改签转而带来的垫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

“从疫情突发、民航局发文后,我们员工至今一天没休息,实在因为量太大。这20天,我们100人团队平均每天接到退订单6000多张,高峰时更多。”一家位于西部地区的机票代理商告诉记者,“民航局发文,但各家航司制定方案需要时间,每家航司的方案还会有细节差异,都需要一一对应,难上加难。”

民航局发文,明确要求乘客在一定时间段内购买的机票自愿退票的,各航空公司及客票销售代理机构应免费办理退票,不收取任何费用。票款由航司退,作为中介的代理商,有何损失?

这就涉及到机票日常的结算流程了。前述第三方担保公司人士介绍,一般当旅客发起退票需求后,退款会按照航空公司—代理商—平台—旅客的顺序流转。“原来,如恶劣天气或航司原因造成航班取消时,旅客都能获得全额退款。如果符合国际航协BSP(开账与结算计划)标准,航司受理后结算一般需要7—14个工作日,一些在BSP之外的廉价航司时间会更长。这时,为了保证用户体验,平台、供应商会先垫付用户,再等航司退款。”

呼吁“撑一把”

“以往退票垫付的比例不到10%,当平台发出需求后,我们用自有资金还能解决,但当数十倍需求来袭,钱都垫进去还不够。”上述机票代理商感慨,“这时候就像‘生死时速’,钱垫出去,航司若能及时回款就能维持,若几个月不回款,再没人帮忙,随时可能倒闭。”

深圳大型机票代理商老杜没想到的是,公司数百万现金流瞬间“蒸发”。“我1996年进入这个行业,经历过非典、地震等各种灾害,也经历过提直降代等政策冲击,但危机感如此强烈的,这次是头一回。”

在老杜看来,现金压力会先在票代,接着是航司与平台。票代垫款、航司退款后,平台核算符合要求但未补足的部分,补贴给用户。“这种现金流压力的缓解需要时间。只要航司全力运转,问题迎刃而解。但在眼下困难时期,需要有人‘撑一把’,大家才能熬过去。”

除免征航空公司应缴的民航发展基金外,民航局还将争取对民航企业疫情防控的财政补贴政策,同时出台进一步降低民航企业成本负担措施,并支持航企根据需要进行联合重组、优化运力。

行业内的帮扶与金融支持也在扩容。2月5日,携程宣布“同袍计划”,十大措施向平台上机酒、旅游度假等合作伙伴,投入10亿元合作伙伴支持基金和100亿元额度小微贷款。之后,同程艺龙、蚂蚁金服等也开始提供各类金融产品、费用减免等措施。

还有更多配套政策、举措可以快速推进。例如,加速推广普及机票电子行程单,可迅速降低企业成本,大幅缩短消费者退票时间。“非典时期中航信曾免除票代近半年配置费,此次也可参照执行。”民航专家建议,“此外,航司收入端的境内客运收入,适用增值税销项税率为9%,若能纳入免征增值税范围,也能助力行业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网络信息台 » 机票代理业现金流压力骤增 行业呼吁减负“撑一把”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