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尤: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对科技公司防止选举干扰的能力缺乏信心

ft_2020.02.24_techcompanies_01.png

皮尤表示,共和党和倾向于共和党的独立人士(占76%)以及民主党和倾向于民主党的独立人士(占74%)的份额几乎相同,对科技公司防止其平台在选举干扰方面被滥用的能力几乎没有信心。

然而,仍有78%的美国人认为这样做是科技公司的责任。与共和党人(75%)相比,民主党人的比例略高(81%)。

ft_2020.02.24_techcompanies_02.png

虽然美国人对2018年中期选举之前平台滥用的情况也有类似的消极情绪,但在过去一年中,他们缺乏信心的情况更加严重。截至2020年1月,有74%的美国人表示对科技公司没有信心,而2018年9月这一比例为66%。对于民主党人来说,信任的下降幅度更大,有74%的美国人感到“不太”有信心或“完全没有信心”,相比之下,2018年9月的比例为62%。与此同时,共和党人的信心也有所下降,其中在2018年72%的人表示缺乏信心,而现在这一比例为76%。

即使在那些相信科技公司能够应对选举干扰的人中,也只有极少数(5%)的美国人对这些公司的能力充满信心。大多数乐观主义者认为挑战是艰巨而复杂的,有20%的人表示他们仅感到“有些”自信。

在各个年龄段中,对科技公司的缺乏信心和对问责制的渴望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例如,在18至29岁的人中,有31%的人对科技公司的能力至少有一定的信心,而在65岁及65岁以上的人中,只有20%。同样,有74%的年轻人认为公司应该为平台滥用行为负责,而65岁以上的人群中有88%的人认为科技公司对此负有责任。

ft_2020.02.24_techcompanies_03.png

2018年皮尤的研究发现,共和党人更有可能觉得社交媒体平台偏向自由主义观点,而民主党人则更偏向于监管和限制虚假信息。当然,围绕选举干扰的问题不仅限于美国。但是,尤其是俄罗斯干预美国政治的消息- 涉及每个主要的社交媒体平台 -都助长了美国人对科技公司的不良见解和防止滥用的能力。这个问题一直延续到今天,根据报道俄罗斯可能再次试图对2020年美国选举进行干预。报道说,目前,俄罗斯的重点是协助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的竞选活动,以干预民主党初选。

同时,俄罗斯在2016年大选期间利用的许多相同漏洞仍然存在,例如,这些平台具有迅速传播假新闻的能力。《纽约时报》的一份报告称,俄罗斯的黑客和“巨魔”现在更擅长掩盖自己的足迹,甚至还向美国人支付了建立Facebook页面的费用,以绕开Facebook禁止外国人购买政治广告的禁令。

皮尤的报告并未详细说明为何自上次大选以来美国人对科技公司失去了如此多的信心,但这可能不仅仅是光靠选举干预所产生的后果。皮尤曾报道,五年前,科技公司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对美国产生了积极影响。但现在只有大约一半的美国成年人认为这些公司正在产生积极的影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网络信息台 » 皮尤:四分之三的美国人对科技公司防止选举干扰的能力缺乏信心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